5 年时 SORT OUT IV:已证实第二代支架的长期安全性更佳

 

重点摘要

研究人员称,与 EES 安全性和有效性相关的研究结果令人欣慰,并且强调了长期随访大规模队列的重要性。

SORT OUT IV 试验的长期数据令人宽慰,它证实了许多术者长期以来坚持的观点:与第一代装置相比,第二代依维莫司洗脱支架 (EES) 的整体安全性和有效性更佳。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第 5 年检测到差异(特别是支架血栓率方面的显著差异表明新一代支架更优),但在随访早期该差异却并不明显。

研究人员在 2016 年 2 月 23 日的《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中写道,尽管 EES 置入非常普及,但是比较其与 SES 或其他第一代支架结局的数据却比较有限。

欧登塞大学医院(丹麦欧登塞)的 Lisette Okkels Jensen, MD, PhD 和同事们表示:“需要继续评估冠状动脉支架在日常临床实践中的长期安全性和有效性。”第一代 DES 与晚期和极晚期支架血栓风险升高相关,这致使专家们建议开展包含各种患者类别和冠脉病变类型的大规模随机临床终点试验。”

当 SORT OUT IV 的 2 年结果于 2012 年发表时,研究人员报告称 EES 不劣于 SES,后者尽管是第一代药物洗脱支架,但曾经是最初的“金标准”。即使在 SES 过时后,专家们也仍继续强调有必要获得有关确认 EES 优越性的长期头对头比较数据。

差异不会立即显现

在 SORT OUT IV 中,2,774 例丹麦冠脉疾病患者于 2007 年 8 月到 2009 年 6 月期间被随机分组接受 Xience V/Promus EES (n = 1,390; Abbott Vascular, Boston Scientific) 或 Cypher Select+ SES (n = 1,384; Cordis) 的治疗。

5 年时 EES 组的整体复合 MACE 率、主要终点均低于 SES 组。第一年内并无明显差异,但此后出现差异。TVR 和 TLR 率也存在类似趋势(表格)。

长期临床结局

此外,在整体上或在任意时间点,患者相关的复合结局(所有死亡、所有心梗或任意血运重建)并无差异,但 EES 组在支架相关的复合结局(心源性 死亡、靶血管心梗或缺血导致的 TLR)方面优于 SES,但该差异只从第 1 年 维持到第 5 年(相互作用 P = .09)。

重要的是,学术研究联合会 (ARC) 定义的确定性支架血栓在 EES 组中的发生率低于 SES 组(0.4% 和 2.0%;P = .0004)。第一年内两组在该终点方面也未存在差异,但是在 1 年之后,相较于 SES,EES 与极晚期确定性支架血栓率降低相关(0.2% 和 1.4%;P = .003)。所有进展为极晚期确定性支架血栓的患者都接受了阿司匹林单药治疗。

研究人员在支架血栓形成时以及 TLR 发生前进行了一项事后分析,表明 EES 和 SES 组在 MACE、心梗或 TLR 率方面无差异。根据该研究作者的观点,这一结果暗示 SES 组的支架血栓事件率更高这一事实是导致两支架组结局存在差异的主要原因。此外,Jensen 及其同事称,SORT OUT IV 的结果以及观察 EES 随时间推移的表现的其他试验所获得的数据“证实第二代 EES 的长期安全性优于第一代 SES。”

重点趋势变化

Pitié-Salpêtrière 大学医院(法国巴黎)的 Olivier Barthélémy, MD 和 Montalescot, MD, PhD 在随后对研究的评论中说道,该研究的结果代表了一种“趋势变化”,它表明在当代 PCI 领域,支架血栓是一种慢性并发症,而非急性。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纽约州纽约市)的 Jeffrey W. Moses, MD 在与 TCTMD 谈论该研究时表示赞同,并补充道,该研究“证实第一代支架与晚期支架血栓事件逐渐增加相关”,并且“根据我们对两种支架的了解也会得出同样的结论。”

Moses 说道,尽管 EES 组中确定性支架血栓整体事件率 (0.4%) 很低,但是 EES 组中从第 1 年到第 5 年 TVR 率每年大约增加 1%,表明“我们已经战胜了其中一个问题,但我们还没有战胜...靶血管复发事件 [这个] 依旧存在的问题。”

Moses 补充道,针对病情最为复杂的患者,务必要让事件率尽可能降低,特别是如果这些病例中患者的 PCI 结局不输于 CABG 的话更应如此。他表示,实现这一点的一种方式是使用无耐用聚合物的装置,因为该物质会引起慢性炎症,延缓内皮再生,从而增加支架血栓风险。

Barthélémy 和 Montalescot 援引了近期的 LEADERS FREE 试验,该试验表明无聚合物咗他莫司涂层支架对于高危患者而言比裸金属支架更为安全和有效。他们补充道,与此相似,LEADERS 试验中使用了有可生物降解聚合物的 biolimus 洗脱支架,

表明 SES 在安全性上有优势,但是一项 2013 年 Meta 分析的数据暗示 EES 和 ZES 的安全性结局可能优于当前一代的 BES。

所以,Moses 表示,就目前而言,至少还应针对聚合物技术开展更多工作。但是,他说,SORT OUT IV 证实了 EES 效果优于裸金属支架和第一代 DES,并且表明 EES 治疗结局比使用第一代装置的试验更能让我们了解当代 DES 的前景。


来源:
1.Jensen LO, Thayssen P, Christiansen EH, et al.Safety and efficacy of everolimus-versus sirolimus-eluting stents:5-Year results from SORT OUT IV.J Am Coll Cardiol.2016;67:751-762.
2.Barthélémy O, Montalescot G. Moving toward eradication of stent thrombosis.J Am Coll Cardiol.2016;67:763-765.

披露:

  • Jensen 自述获得 Biosensors、Biotronik、St Jude Medical 和 Terumo 提供的研究经费;并获得 Abbott Vascular、Amgen、AstraZeneca、Biotronik、St Jude Medical 提供的酬金。
  • Barthélémy 自述获得 Sanofi 提供的演讲费。
  • Montalescot 自述获得多家药品和器械公司提供的咨询费以及讲课和研究经费。
  • Moses 自述担任 Abbott 和 Boston Scientific 的顾问。 

相关报道:

We Recommend

Comments